上海鑫皇国际夜总会招聘模特-小费600超级好上班豪总带队

招聘详情

我们三个瞬间无言以对。

突然之间,李嫣说,“大家一起去吃臭豆腐吧,我知道前面一个师傅做的臭豆腐超好吃的。”

我们三个依旧无言以对。

来到了小吃摊,这三个女生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没有吃过饭一样,说好的吃个臭豆腐,结果把小吃摊里的东西几乎是吃了一遍。

“刘翔宇,要不要来个臭豆腐”,大家吃的整嗨的时候,李嫣看着什么都不吃的我说道。

“不要不要,你们吃吧”,我说道。

“不喜欢吃吗?”李嫣说道。

“我一般不吃这些,再说我又不能吃辣椒,太辣了”,我说道。

“那就不放辣椒,也很好吃的。老板,再来两串臭豆腐”,李嫣边说道。

“我真不喜欢吃”,我说道。

“不吃也得吃,你的我请了”,李嫣说。

当臭豆腐烤好以后,在李嫣的强制之下,她把硬塞到了我的嘴里。

是的,在我看来当时的情景确实是这样的。可是,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不是所有人都了解你,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们都生活在被误解的生活里。

就像我和李嫣,在我俩看来,那就是正常的我不干她非要我干。而在我的队友看来,那就变成了一阵瞎起哄,还有老板那“我曾经也年轻过” 的眼神。 不过,我是一个不善言语的人,用当下的流行语来说,就是“闷骚型”的人。我不愿意多做解释,就像我知道,事实胜于雄辩一样,人家相信了眼睛。我又何必多费口舌。 再说,和这样的大美女误解,我相信所有人对我都是羡慕的。

在我们一路的有说有笑中,也是最后在李嫣的建议下,我们去了兰州这座城市夜景在我看来最美的地方,中山桥。

这座对于兰州有些特殊意义的地方,这座缩小了兰州黄河两岸经济发展水平的标志。在晚上十点中的夜空下,显得与这个城市是那么的亲密无间。

“要不,趁着这美丽的夜色,我们一起在这里唱首队歌吧”,王钰说。

虽然我们三个男生很嫌弃,但是当三个女生都能放开嗓子歌唱,我们又有什么不好意思呢?

唱完队歌,王钰突然莫名其妙的感叹道,“唉,这将近两个月的生活就这么过去了,再有两个月就要期末考了。不过,无所谓了。”

瞬间被我们五个一阵嫌弃。 不过嫌弃过后,又一个个迷信的站在中山桥上,大声的喊着“期末考,不挂科。”

有时候当你站在陌生的人群中,出尽了洋相。但是,你依旧不会觉得尴尬,甚至更确切的说是不在乎路人的眼光。那么,这群陪你一起疯狂的,一定会在你未来的日子里时不时的刺你一下,告诉你,他曾来过,你曾珍惜。

晚秋的兰州早已经有了我不曾体会的凉意,更确切的说,我早已经在十月初的时候迎来了我人生中最早的一场雪。

夜空下,零星的小雪花,六个刚刚怀揣梦想的大学生,站在中山桥上,肆无忌惮的畅聊梦想。 多年后,李嫣,李释菻,王钰,安廖,秦墨,你们还会记得吗? 而我,会忘记吗?

十一点,当我们六个嘻嘻哈哈重新回到森林雨的楼下时,王漪诺和陆枫师父两个早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去往我们的下一站,就是时光ktv。

其实在当时,这家ktv真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非要说出它的优点,可能在我们看来,就是近吧。而我们也只是遵循了就近原则。

不过,真正的值得回忆,不是一开始这个地方就有了满满的回忆。而是,因为一群人,一些经历,才让这个本以为空洞的所在变得值得回忆。

或许只是想让挥霍青春变的心安理得。

第五站:夜(下)

我相信,在面对ktv,在这种别人眼里就是挥霍时间的地方,而时光却叫了一个于时间紧密相连的名字。

但是,在值 得的人中的时候,我们心甘情愿的挥霍,比如此时此刻。

走近时光,在这个主旋律为紫色的KTV中,似乎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浮躁,就像这浮躁的世界。 但是,往往人都像数学中的“负负得正”,来这浮躁的地方,来抚平自己浮躁的心。

在服务区的沙发等待这,在王漪诺师父的带领下,我们舒舒服服的就等着玩。而可怜的陆枫师父,订包厢,买吃的,都由他一个人承包了。每当陆枫师父问我们,“你们吃什么,你们喝什么”的时候。我们都会在王漪诺师父的带领下起哄说,“随便”。

你知道吗?世界上最欠揍的答案就是随便。就好比,人家问你吃什么,你说随便。可是呢,随便又怎么能满足一个不了解的人呢?唉,人真是奇怪,随便吧。

就这样,在陆枫师父的组织下,我们进入了包厢。而我们的王漪诺师父更是一进去就拿起了话筒。

只听王漪诺说道,“都别和我抢,我要唱歌”。

陆枫说,“没有人和你抢的,再说,谁敢和你抢。你就趁着师父师祖们没来的时候好好唱吧。”

就这样,在进入ktv的前三十分钟里,王漪诺一个人嗨翻了全场。 王诺漪喜欢唱抒情歌曲,更喜欢唱英文歌,说句实话,确实很好听。 而我们在陆枫师父的带领下,做了很多的小游戏,美其名曰“狂欢前的热身”。

人生有很多第一次,有些时候你会忘记,有些时候你会记住,甚至成为习惯。

比如,在这里,我第一次有过这样的经历,第一次在这样的经历下:第一次熬夜,第一次划拳(代酒的仍然是我的队友和师父们),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流氓十三张,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十五十五二十,第一次知道,原来王漪诺唱歌是这么的好听。第一次,有太多的第一次。是的,这么多的第一次,也成了我大学主旋律的一部分。

不知不觉,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门开了。

只见马跃和屈敬,带着他们的徒弟杨凯,马志华,刘畅端着一个大大的蛋糕,唱着生日歌走了进来。 马跃说,“生日快乐,我的徒子徒孙们,这也是我们财辩生日的时候最隆重的时刻,阳光总在风雨后。今天我们就一个任务,那就是放开了玩。”

就这样在大家的一阵狂欢中,分分钟席卷了蛋糕。

屈敬看着满脸蛋糕的我们说,“大家坐坐坐。我组织一下,现在是十二点半,那么接下来进行我们今晚的第一个活动。现在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还记得来辩论队这快两个月的艰苦训练吗?”

李释菻说,“记得,忒苦啊。”

屈敬笑着说,“那么,今天晚上我们的第一个活动就给你们一次“报复师父”的机会。下面我们请我们的两位队长上来。”

我们大家都看着站在我们前面的师父。

只听屈敬接着说,“规则是这样的,辩论队一共有四个辩位,那么是这样,给你们四次机会,让你师父做一件事你们觉得特别搞笑的事。来,开始吧,就从辩位顺序开始说。”

王钰说,“那就给我们唱一首歌吧。”

王漪诺说,“这个没有问题。”

秦墨看着王钰笑了,继而对王漪诺和陆枫说,“师父莫急,还没说完呢?我俩的要求是让你和陆枫师父合唱一首《纤夫的爱》。”

只见三个大三的一阵瞎起哄。 马跃说,“哎呦我去,没想到你们大一的玩这么开,都不带预热的。那么,王漪诺和陆枫同学,开始吧。”

... ... ...

“那么下面,我们的二辩也给你们的师父说一个吧”,屈敬说。

只听李释菻笑着对安廖说,“你说,你说,我怕完事了师父们再报复回我身上。”

安廖一脸嫌弃的看着李释菻,继而说道,“我们俩的要求很简单,《今天你要嫁给我》都听过吧,我们的要求是,让两位师父在音乐的伴随下,做出里面经典的动作,最少十种。”

陆枫说,“我觉得敢提这要求还怕我俩报复吗?你俩等着,我俩是睚眦必报。”

马跃又起哄道,“你丫拉倒吧,在你报复前,我们可是很期待你们俩究竟能做出什么样的动作奥。赶紧的。”

... ... ...

“那么接下来我们的三辩也说一个吧”,屈敬说。

这个时候,李嫣突然坐到我的旁边,凑到我的耳边说,“我们俩提一个,把最后一个留给大三的吧。等他们把这个玩完了,你说奥。”

我说,“好。”

而此刻,屈敬说,“喂喂喂,你们俩什么情况。不会才来俩月,就已经辩出爱情了吧。”

李嫣说,“没有啦。”

然后,又是一阵瞎起哄。

李嫣说,“听我说,听我说,我的要求是,让师父们一人玩一次真心话大冒险。当然了,由我和我挑选的一位在场的来说你们怎么做。”

当然,李嫣挑了我。

而后,又是一阵瞎起哄。

... ... ...

屈敬说,“那么接下来就是本轮的最后一个游戏了,有请我的四辩同学。”

我说,“刚才我和李嫣同学商量了一下,我们觉得虽然我们和师父们相处了快两个月了,但是,毕竟他们的师父才是最了解他们的,所以我们决定把这最后一个权利交给我们的师祖们。”

屈敬说,“看我们的大一小朋友们想的多周到,那么来吧,我的徒儿们,你们有什么招数,尽管对你们的徒儿们使出来吧,大三们。想一下,一年前的此情此景,他俩是咋针对你们的。”

只见刘畅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王漪诺一脸求饶状。 刘畅笑着说,“别装可怜,没用。我们仨刚才想了一下,觉得来个劲爆的。那个什么,来一段钢管舞,就你们俩,在上面给我们做经典的动作,越奔放的越好。最少十个。”

只见陆枫早已是欲哭无泪的感觉。

就这样我们的第一个游戏结束了。 接下来,我们又玩了很多很多的游戏,扛大旗,真心话大冒险,纸牌类的游戏,天黑请闭眼等等等等。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四点。

你有没有发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最适合说话。因为安静的时候,说出来的都是静下心来的真心话。

陆枫说,“你们六个来辩论队也有一段时间了,记得曾经从辩论队走了的同学说过,可能你们有时候也会觉得,为什么我们财辩是这样的辩论队,还叫师父啊啥的,很搞笑。搞笑就算了,这么努力,完了还得不到系里的认可,图什么。不图什么也就算了,你们这一天天的在别人面前假不正经,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拼命努力又是为了什么。那么,我今天就告诉你们,从你们来这里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决定让你们学会感恩,现在你们可能还不懂,但是未来你们会明白,当一个人对你不图回报的为你竭尽所能,如果你还挑三拣四,你对得起帮助过你的人吗?让你们叫师父,是因为让你们知道感恩的同时,还不会有学生会那种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压抑。不过,归根到底,其实我们都是平等的,队友的关系。还有人问我们,来辩论队什么也得不到,其实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真正想要的又是什么?大学,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也就是那一纸文凭,几张国家级证书。有一天,对于社会,我们都是平等的。但是,如何要让社会“不平等的看待”我们,归根到底,还是要有一个很好的内外在素养,而我们给的,你们能努力后提升的能力就是这“遥远到虚无缥缈”的东西,只不过大多数人都是目光短浅的动物,还没来得及看到未来,就已经用现在堵死了通往未来的路。最后,每个人都有缓解压力的方法,每个人都有想留退路的想法,我们之所以“表里不一”,只是因为我们承受了别人承受不起的压力,这种感受,我相信只有留下的人才会懂得。不过,总的来说,将近两个月,有伤心,也有开心。为那些离开的,更为你们六个留下来的。”

王漪诺说,“在开心的场合说伤感的话,只是为了让你们不要乐极生悲,因为一切的发生都源自于刚刚开始。不过我很庆幸,才刚刚开始,因为这样我们就还有很长时间可以朝夕相处。曾经记得刘翔宇给我说,他们班的一位离开辩论队的同学说,队长偏心,队长不公平。因为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是上比赛独一无二的四辩。那么,我今天就告诉大家,想要做到绝对公平,那是上帝的活。我要做的就是问心无愧。是的,我也让刘翔宇告诉了他们的同学,想要让别人把心偏给自己,问问自己,自己的努力够不够达到让别人把心偏给自己。就像我们的队歌,不经历风雨你就想见彩虹,怎么可能?不过,我很开心的是,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我终于看到了彩虹,而你们就是我的彩虹。而我之所以说刚刚开始,是因为接下来你们所要参加的比赛就不会再像新生杯辩论赛一样的和谐了,来年的大观辩论赛,你们将在我们的带领下,并肩作战。到时候,我希望,一切的开始都源自于今天,到那时候我还希望开始的你们还都在一起。”

就这样,在大家的诉说衷肠中,时间来到了五点半。

而在我们“四世同堂”之下,我们又是以一首阳光总在风雨后结束了我们一天一夜的疯狂。

每个人都晕晕乎乎,每个人都不再言语。

沉默,只是因为结束。

还好,曲终,人未散。

就像王漪诺说的,一切才刚刚开始,而我们还要一起走很久。


京淘招聘网 > 上海

法律声明:本站免费提供信息交流,请自行分辨信息真假,如有损失,本站概不负责。谢谢您对本站的支持!
© Powered By 精品160招聘网 专业提供夜场招聘/KTV招聘/酒吧招聘/夜总会招聘/夜店招聘信息